是這個頁的前頭

職員采訪地下鐵保守技術員(保泉)

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6月1日

地下鐵保守技術員(保泉)T.M.
2015年入局。現在在新羽保守管理地方負責保泉。
在機工學科出生,大學時代,甚至屬於過汽車部,也颯爽地駕馭保泉的特殊車輛。

使用五感,細小的鬼裂也不放過。

 "有了!。"
 原來是真嗓子的大的我,但是在用鐵路的巡回找到軌道的細小的鬼裂了的時候尤其大大地叫喊。"在哪裡,好好"找到了。當前輩總是先找到的時候偶爾這樣贊揚了時候的高興不被忘記。
 因為軌道是生物在每一天支持地鐵所以中細小的鬼裂以及歪斜,磨耗發生。
 自己設施區的保泉負責人巡視那些,使用眼睛和耳朵,五感,加上。
 比方說用鐵錘打擊軌道的螺栓,如果"pakin"和高的金屬撞擊似的聲音做的話,正放鬆的証。
 如果當對地鐵通過時的軌道感到異音了的時候耕水,滲入的話,鬼裂有的證明。
 以及假如有緊急性的話,把地鐵停下,加強。
 是感覺到如果"自己們不幹的話,地鐵不動"的瞬間。

被用軌道交換試的設施區的團結力。

 尤其保泉的明星業務是半夜的軌道交換。
 一邊在特殊的機器白熱化,一邊切斷迎接壽命的軌道,到新的軌道更換的工作很是動力。
 為在頭班車之前從末班電車交換完變成組群,挑戰,但是前輩迅速指示任務分擔,移動部下。看那個背,自己早晚附上力,感覺到想對拉部下的人類成為。
 "工作正偷,記住"被在進修以及現場前輩好好說的。
 比方說鐵路的狀況全部在前輩的腦袋裡,需要"的話在10k場所"成為"檢查的瞬間,"那裡的彎道馬上明白這套工具。
 看那樣的方法,在身體記住的每天。
 盡管在現場,嚴格的語言在時候流傳但是工作結束的話過夜工作的"吃什麼今天"一起的話商量,什麼做咖喱以及姜烤開心。
 也許是這個團結力正在無失誤的保泉活動連接。

也想震災時為重要的人們努力。

 前些日子在沒有搖晃以及異音,或者實際上應該在車上用身體感覺,坐前頭車輛的時候見了偶然,童年的朋友以及小學生時代的負責的老師。
 "看工作服姿態初次"據說正"不努力",必須越發做的話想了。
 尤其想滿足從事有關空氣調節的事業的父親的期待的話。因為從中學前後開始到現場帶出去,認為讓看工匠的世界的經驗引導到了這個工作所以。
 當近來震災多為了讓地鐵迅速恢復原狀的時候保泉的職責變得越來越重要吧。
 正因如此震災時趕到第一名,想參加鐵路點檢。
 緊急地震速報對智慧型手機出來的瞬間,羽毛已經折斷上衣,有正準備的自己。

1問一答

 Q:變得好像感到消沉的是什麼時候?
 A:在沒用夜班業務晝夜倒轉的周期適應的時候。被一樣的經歷的前輩們的建議救了。
 Q:除了前輩以外尊敬的是誰?
 A:父親。因為是現場敲打提高所以還不能趕上豐富的知識以及判斷力。
 Q:保泉的工作總有一天被AI剝奪?
 A:無論怎樣即使AI發展也靈活地運用五感的細致的保泉需要人類的手。
 Q:用面試,做什麼樣的自己PR了?
 A:對體力有自信的話強調了。不過超過想像(笑)

從Y.M.一句話

入局感到吃驚對有保泉,電,修繕當初使各部門專門化的專家的。
達到工作的極限的前輩們的知識驚人。

回到前面的頁

頁ID:577-766-276

回到前頭